当前位置:首页>理论动态

于贵平:中国共产党95年与“六组问题”

 

【来源: 发布日期:2017-03-21 09:51   |   【选择字号:
  要:中国共产党95年的历史是对“六组问题”的理论创新与实践的历史,是对“六组问题”准确提出、正确回答并悉心解决的历史。这“六组问题”就是从党的十六大以来我们党回顾总结自己的历史,不断梳理并概括完善的“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什么是‘中国梦’、怎样实现‘中国梦’,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和社会,培育什么样的公民。”“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中国共产党继续推进理论创新的实践成果,它把党95年来梳理出的六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有机统一起来,必将引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关键词:中国共产党   95年  “六组问题” “四个全面”

 

时序更迭,日月如梭。2016年是中国成立共产党95周年,对党的光辉奋斗历程,学界从历史线索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加以概括;从主要任务用“革命——建设——改革”加以表述;从理论创新则以“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为标志。列宁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理论是实践的先导,而正确理论的产生源于强列的问题意识。所以笔者认为,中国共产党95年的历史是对“六组问题”的理论创新与实践的历史,是对“六组问题”准确提出、正确回答并悉心解决的历史。这“六组问题”就是从党的十六大以来我们党回顾总结自己的历史,不断梳理并概括完善的“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什么是‘中国梦’、怎样实现‘中国梦’,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和社会、培育什么样的公民。”

一、中国共产党95年对“六组问题”的梳理脉络

党对“六组问题”的概括是2002年十六大开始的。江泽民说:“十三年来的实践,加深了我们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认识,积累了十分宝贵的经验。”但让人深思的是这两组问题最早可追嗍到1969年的中共九大。九大报告有如是言语:“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新的历史时期,无产阶级的专政和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是经过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实现的。离开了无产阶级专政,离开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就不能正确地解决党的建设问题,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和怎样建设党的问题。”众所周知,对“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否定已是不争的历史实事,而且,当时所言的“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和怎样建设党”其出发点和后来的语境也是不一样的,但是在对党的建设的关注方面,在提高执政党执政能力的考虑方面,二者应该说是一致的。这说明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即使在“文化大革命”这样的背景中,也已经对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及社会主义建设等问题开始关注了,不论效果如何至少提出了一个有重大意义的话题,证明了历史的传承线索即是在党的特定历史时期也没有终断过。十七大报告有“改革开放由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始探索”的论断,说明我们党始终坚持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即实事求是,理论和实践的统一是具体的历史的统一。

 十七大报告指出:“我们党坚持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不断探索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坚持并丰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在时隔一年后的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胡锦涛总书记对同一问题却作了如下表述,在继续运用前一论断之前增加了“30年来,我们党的全部理论和全部实践,归结起来,就是创造性地探索和回答了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而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梦”的提出,学界又概括出第五组主题——即“什么是‘中国梦’,怎样实现‘中国梦’”。

 2006年10月,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个重大命题和战略任务。其基本内容是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十八大则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基础上首次提出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由此,学界概况出第六组问题:“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和社会,培育什么样的公民。”

从历史纵向维度分析,这些变化是富有深意的。这实际上隐含了中国共产党在推进马克思中国化历史进程中的完整轨迹,尤其是内涵的思维方式的演进、变化过程,即党在问题意识的指导下,在实践中促使理论创新的全部内容和探索路径。也就是,如何在历史时代的变化过程中,以社会实践的现实需要为出发点,以实现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所设想的未来理想社会为奋斗目标,以为人民群众谋利益为志职,不断在学习中实践,在实践中提高,在提高中反思,在反思中借鉴,在借鉴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在理论和实践的反复交错互动中,以理论和实践上的双重自觉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主观能动精神。

这就是说,所有理论都是社会实践的产物,是意识对物质的反映,理论的源头(马克思主义)犹如大江大河的发源地,是基本,是根源,是“脉”,而当时中国社会现实需要是理论创新发展的直接动因(能量),后来者唯一可行的是以当代社会实践需要为依据,不断地、持续地将奔流不息的理论与实践的“大江大河”延续下去。

二、中国共产党95年对“六组问题”的回答和实践路径

    第一,马克思主义理论来源是德国的古典哲学,英国的古典经济学,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是基于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无情批判和对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继承得以产生的,遂使人类文明史中产生了全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从而指明了社会历史进步的光明前景。而《共产党宣言》发表近一百年的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只有与本国国情相结合、与时代发展相同步、与人民群众共命运,才能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因此,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在不同历史阶段从奋斗目标的现实需要出发,尽管不同时期关注点和侧重点不同,但在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这一重大而根本的理论和现实问题的探索上却是始终如一,以一贯之的,其探索实践的结果,在新民主主义时期,产生形成了毛泽东思想,其结果是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改革开放以来,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理论和实践形态上,二者与马克思主义之间既有历史递进性,又有内在统一性。

第二,“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又是在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与认识的前提背景下产生的,而以邓小平理论的产生集成。邓小平说:“我们搞改革开放,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老祖宗不能丢,老祖宗丢不得,但问题是要把什么是社会主义搞清楚,把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搞清楚。”1978年底,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彻底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理论和实践,把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邓小平同志说“马克思主义最注重发展生产力”,“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切,既是总结我们党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又是我们党在新时期的理论和实践主题;既是开创新时期的逻辑起点,也是整个新时期的历史起点,邓小平理论又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之间既有历史递进性,又有内在统一性。

第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是在21世纪来临,中国共产党面对变化了的世界形势,即全球一体化态势之下,主动迎接挑战而产生的创新理论成果。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内发生严重的政治风波,世界社会主义出现严重曲折,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发展面临空前巨大的困难和压力,这些事实,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尤其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时代所不曾有的客观存在。面对新情况新变化,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准确把握时代特征和中国共产党所处的历史方位,创立“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推进党的建设为目标,把马克思主义推进到新的境界,用一系列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点,进一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创造性地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正确界定了我们党的历史方位,并从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提出了坚持和发展党的先进性,提高党的执政能力的时代课题。这就是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之间既有历史递进性,又有内在统一性。

第四,科学发展观则是围绕“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的主题,对前三大理论成果的发展、创新和升华,它是牢牢地扎根于前三个阶段性理论成果的“基底”上生根发芽的。首先,科学发展观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进一步回答了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重大问题,体现了我们党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最新认识,因而对新世纪新阶段的发展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其次,科学发展观针对我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领域和方面发展不够平衡的问题,着眼于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提出了统筹统乡发展、区域发展、经济社会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促进协调发展的新思路,指明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正确道路,因而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导方针。其三,科学发展观着眼于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要求我们全面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完善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发展战略,对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因而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和贯彻的重大战略思想。这就是说,科学发展观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之间,既有历史递进性,又有内在统一性。正如十八大报告指出的“科学发展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新成果,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是指导党和国家全部工作的强大思想武器。科学发展观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一道,是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

第五,“什么是‘中国梦’,怎样实现‘中国梦’”,是十八大之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所设计的党的奋斗目标。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因此,学界有人把这组问题概括为“什么是现代化,怎样实现现代化”。对于如何实现中国梦,习近平指出,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必须弘扬中国精神必须凝聚中国力量。这是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再次延伸和发展,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提出又使这种延伸和发展的内容日趋明晰。具体而言,中国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即两个百年目标奋斗目标:到建党一百周年时,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到建国一百周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同时,习近平指出,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必须紧紧依靠人民来实现,必须不断为人民造福。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来之不易,它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是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所以要增强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坚定不移沿着正确的中国道路前进。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国精神。这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这种精神是凝心聚力的兴国之魂、强国之魄。爱国主义始终是把中华民族坚强团结在一起的精神力量,改革创新始终是鞭策我们在改革开放中与时俱进的精神力量实现中国梦必须凝聚中国力量这就是中国各族人民大团结的力量。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机会。

以上五组问题,就构成了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文化。而文化的精髓是价值观,所以从文化层面就有了第六组问题:

第六、“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和社会,培育什么样的公民”。确立国家的价值目标,历来是社会发展的首要问题,也是价值观建设的首要问题。有了价值目标,国家发展才有灵魂,社会前进才有方向,人民幸福才有希望。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就是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所确立的国家价值目标,它们组成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的统一整体,共同描绘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画卷。它们反映了社会主义的本质,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承载着中华民族百年来的追求,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最伟大梦想,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期盼,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价值追求。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从社会层面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高度凝练,也是对美好社会的生动表述。它反映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属性,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追求,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根本价值遵循。社会充满活力,国家才有希望,人民才能幸福,而社会活力离不开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市场经济需要身份平等和规则公平,社会主义以公正和法治为核心价值。崇尚自由、平等,市场经济才有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追求公正、法治,社会生活才有崇德向善的道德风尚。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对中国所处历史方位和面临客观形势的清醒认识,体现了党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达到了新高度和新境界。

 我们知道,国家、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其发展要靠每个人的共同努力,国家的气质、民族的精神、社会的风尚、团体的风气,无不与个人的道德境界、道德行为密切相关。中国传统文化就非常重视道德建设,“人无德不立,国无德不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讲的都是这个意思。进言之,相对于国家和社会层面的价值观,公民层面的价值观更具有基础性,培育公民层面的价值规范,无疑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础工程。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价值准则,着眼于现代国家公民应当遵循的基本行为准则,凝聚了全社会的道德共识,涵盖了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等方面,继承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中国共产党革命道德和社会主义新时期道德的优秀传统,具有基础性、广泛性和普遍性。

    这就是说,人类社会的每一特定历史时代,都有它自己的社会问题和发展的需要,这一切才是理论和思想得以产生的“事实”(物质)依据。一部人类思想史证实了,只有学习才可以增加我们思想的深度,直接单纯的一个思想,从来不会深入,只有对一个思想再加思想,才能使思想更加深入。当下思想触角的延伸,是通过接续前人思想力量而实现的。人只有思想过前人的思想,才能想得深,才能走向科学和理性。人类的思想史就是无尽的后代人对于前代人之思想再加思考的长河。中国共产党95年来对“六组问题”的认识和解决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第三、“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中国共产党继续推进理论创新的实践成果

 一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我们党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总结我国发展实践,适应新的发展要求,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探索新实践的重要成果。从历史的发展脉络来看,“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对我们党治国理政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和丰富发展。党成立95年、在全国执政60多年来,经过几代中国共产党人接力奋斗、不懈探索所积累的治国理政丰富经验,是我们党提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历史前提。也就是对“六组问题”认识和实践基础上产生的。具体而言,新中国成立后,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领导人民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在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问题上,形成了一些重要的认识,为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和物质基础。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以邓小平、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和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带领人民成功开创、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定实施了一系列符合实际的路线方针政策,围绕发展战略、发展动力、法制建设和党的建设提出一系列重要思想,不断深化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再认识。十八大以来,面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新变化,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深刻总结我们党治国理政经验,扩展理论视野和实践领域,创造性提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这一战略布局,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深化改革发展动力、依法治国重要保障、从严治党政治保证有机联系、科学统筹起来,每一个方面都强调“全面”,并注入新的丰富内涵,提出新的更高要求,明确了新形势下治国理政的总方略、总框架、总抓手。这是我们党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重大成果,反映了我们党对共产党执政规律、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把握进入到一个新的境界。换言之,也就是对“六组问题”认识和实践的升华。

二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加强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的重要引领。党自诞生之日起,就背负了带领人民创造幸福生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95年来,党带领人民取得革命、建设、改革的巨大成就,面向未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任重道远,党依然在“赶考”的路上。能不能继续交出人民满意的答卷,关键在党的自身建设,也就是能不能始终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能不能始终保持强大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全面从严治党,是经受考验、化解危险的必然要求。党面临的“四大考验”是长期、复杂和严峻的,“四种危险”也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只有从严治党,大力反腐倡廉、切实转变作风,才能使我们党顶得住各种风险考验,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全面从严治党的根本,是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所谓党的建设的“全面”,就是包括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制度、纪律、反腐倡廉建设各个方面,是全方位、全领域的。保持先进性,就是要不断适应时代的发展和人民的要求,始终走在时代的前列、人民的前列,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始终作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保持纯洁性,就是要坚持不懈加强思想理论武装,坚决同各种违背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想作斗争,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坚定不移祛除影响党的肌体健康的病症和毒瘤,始终保持党的思想纯洁、组织纯洁、作风纯洁,保证我们党永不褪色、永不变质。换言之,就是对“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这一关键问题的强调。

三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集中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包含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坚定鲜明的人民立场,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是马克思主义最鲜明的价值追求和政治立场。其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实现人民愿望、满足人民需要、维护人民利益。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放在首位、居于引领,就是把人民群众过上美好生活的期待放在首位,以此目标引领所有奋斗。全面深化改革,强调的是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要从人民利益出发谋划改革思路、制定改革举措,紧紧依靠人民推动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强调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法治建设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全面从严治党,强调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核心问题是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下最大气力解决党内存在的问题。换言之,也就是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理论渊源的坚持。

 这就是说,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任何时代都有自己的社会问题,任何时代都有自己的现实需要,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特点,任何政党都有自己的政治主张,任何理论和实践都必须本土化才能根深叶茂绽放华彩,任何国家都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国情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把中国共产党95年梳理出的六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有机统一起来,实现了理论创新的又一次飞跃,必将发展成为马克思中国化的又一大理论成果。


权所有 (C) 2012-2015 中共平凉市委党校 地址:平凉市崆峒西路154号 电话:8717016
本网站由平凉市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技术支持